嘎嘎的笑了

爱吃酸橘子

【卜岳】坐立难安


你跟他同队两年,两年间你们朝夕相处、同吃同住,连衣服都互相穿。

时间流逝,他越来越漂亮了,五官身材其实没多大差别,可是气质从里到外都不一样了。过去的他是的好看的,没错,长相是天生的。可是现在的他,是美人——整个人笼罩着莹润的光,像玉,更像月亮。

你移不开眼睛。

他的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面滚,长而密的睫毛耷下来,遮住他的眼神。他的鼻尖和虎牙都妙的让人叹气,鼻梁笔直纤细,嘴唇很薄,两边弯弯的向上翘,粉色的。他吃东西总是先伸舌头,嘴唇和编贝般的牙紧跟上来;讲话讲到兴起处便带着鼻子一耸一耸的,活像个兔子。

还有他的脖颈、肩膀、手臂、手指、腰窝、小腿、脚踝、脚趾……好像都在发光,甚至他的每一个关节,都是漂亮的粉色。

你夜以继日的在脑海里勾勒他的身体;你连梦话里都满载着他的身影;你们训练的时候你盯着镜子里的他,偶尔回神看到自己的眼神,又是一惊……你满心都是见不得光的晦涩肖想,在脑海里岩浆般烈烈沸腾,他却像个无辜的讨厌鬼,懵懂的迎合着你昭然若揭的试探。你坐在沙发上瞪着茶几,狠狠抓起酸橘子就是一口。

你终于站起来,走到你们卧室的门口。你打开门,他站在墙边背对着门口。你进入房间,他脱掉上衣准备换新衣服。你仗着十公分的身高差,把他从后裹住,压在胸口。他如玉的肩窝近在咫尺,你忍不住把头埋在那个位置。他软乎乎的开口问:“怎么啦?”,你摇摇头,不解释一字。

大家品一品图一这个画面啊:
凡子站在岳岳前面,为他挡住外界的流言蜚语
岳岳一手搭在凡子身上,示意要与之共进退,另一只手高高举起毯子,为他俩营造一道屏障……
妙啊,太妙了。这是哪里来的逆境中的伉俪情深啊!!
图二不说了,常规骚操作【摊手】

双双情侣装出镜都是常规操作

春从春游夜专业【甜饼】【题目是瞎起的】

        他看着他的眼睛,深邃英朗的轮廓在逆光之下愈发显得人莫予毒。只有月光,啧,还是太暗了,除了那人眼睛里两簇明亮的火焰,什么都看个扑朔。可是他还是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
        他向前凑了一分,只有一点点,将自己放置到了对面的人的影子下面,一个黑暗的、最最安心的、却也是最最危险的区域。他把自己看似沉静实则昂然的爱欲统统拿手紧紧捂住藏到他在世界上最最窝心的一片黑色里,然后,慢慢的松开手,让它们悄悄地从他掌心指缝氤氲到空气里,让它们充斥满两人之间的气息。
风变得有些让人微醺了。
 
        他看着他的眼睛,月光洒进来,柔顺的照亮眼前这人的眉眼、鼻梁、脸颊、耳朵、薄唇、虎牙……此一刻,他觉得他好像能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窗子外面是刚脱寒的微风,卷挟着花红柳绿、万物复苏的暧昧气息直击他的心跳。他茫茫然的,在月明星辉的面前坐着,像是面对一场未知的、渺渺的春梦。当眼前人抬手触向他,他陡然醒了,却又像还醉着——醒来的是不死不休野火燎原的欲望,醉着的,是他卜凡自己。
        他感到口干舌燥,但是额头眼眶后背都是湿漉漉的;他感到风触到的肌肤尽是冰凉,可被触到的肌肤全是火热;他感到周身的血液都在轰隆隆的疾驰奔涌,可他的关节,就像上年纪的老年人,僵直着,一动不动——他怕自己不小心弄破这场梦。
 
        他的手沿着他的眉骨、颧骨、脸颊,最后轻轻的捏在了他的下巴上,闭上眼睛,仰起头,向前——
 
        风吹起窗边的窗幔,高高扬起、轻轻落下,春风里温暖的躁动的潮湿的情欲的气味,就这样一瞬间浸没了整个空间的每一个原子。
        夜还长。
 

share昨天最喜欢的一幕

东东微博里的白菜兔兔丸
我就想说,岳明辉,你多大人了,能不能,能不能,好好穿衣服!!!【怒吼】
超鹅真是一如既往的甜甜
洋哥,和东东那两张,不是我说。。。真的特别的,有韵味呢【疯狂他妈的脸红】

虽然已经有很多同好发过了但我第一次看到“活的”还是很激动啊啊啊啊啊
高碑店站(四惠方向)也有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