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的笑了

爱吃酸橘子

【卜岳】坐立难安


你跟他同队两年,两年间你们朝夕相处、同吃同住,连衣服都互相穿。

时间流逝,他越来越漂亮了,五官身材其实没多大差别,可是气质从里到外都不一样了。过去的他是的好看的,没错,长相是天生的。可是现在的他,是美人——整个人笼罩着莹润的光,像玉,更像月亮。

你移不开眼睛。

他的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面滚,长而密的睫毛耷下来,遮住他的眼神。他的鼻尖和虎牙都妙的让人叹气,鼻梁笔直纤细,嘴唇很薄,两边弯弯的向上翘,粉色的。他吃东西总是先伸舌头,嘴唇和编贝般的牙紧跟上来;讲话讲到兴起处便带着鼻子一耸一耸的,活像个兔子。

还有他的脖颈、肩膀、手臂、手指、腰窝、小腿、脚踝、脚趾……好像都在发光,甚至他的每一个关节,都是漂亮的粉色。

你夜以继日的在脑海里勾勒他的身体;你连梦话里都满载着他的身影;你们训练的时候你盯着镜子里的他,偶尔回神看到自己的眼神,又是一惊……你满心都是见不得光的晦涩肖想,在脑海里岩浆般烈烈沸腾,他却像个无辜的讨厌鬼,懵懂的迎合着你昭然若揭的试探。你坐在沙发上瞪着茶几,狠狠抓起酸橘子就是一口。

你终于站起来,走到你们卧室的门口。你打开门,他站在墙边背对着门口。你进入房间,他脱掉上衣准备换新衣服。你仗着十公分的身高差,把他从后裹住,压在胸口。他如玉的肩窝近在咫尺,你忍不住把头埋在那个位置。他软乎乎的开口问:“怎么啦?”,你摇摇头,不解释一字。

评论(16)

热度(138)